深い田絵里子

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.

胡思乱想

语言拙劣警告,仅为构想,实现遥遥无期


我一开始只是喜欢你而已,一个纸片人。然而在这三年里,你在我头脑里逐渐鲜活,逐渐丰满,逐渐会动,会笑,会哭,就像罗辑创造出来的假想“庄颜”一样。

很想记录下你的故事,仅存在于我脑海里的,两个拉拉的故事——死脑子的天文物理系大学生和丧气的文学历史系大学生的故事,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受了莲子和梅莉的影响。


龙香里是那种一头埋死在学习里的人,拥有一个没什么人际关系,没有朋友的极其乏味平庸的青春。作为一个主修天文物理的人,龙香里总觉得一切都是按照规律运行的,不管是愉快,悲伤,畅快或者抑郁友情,爱情,只要跟感情搭个边,必然是由一些神经递质引起的。超弦理论统治着一切呢(近似于拉普拉斯妖的错误)。人际关系没什么重要的,化学反应而已。她的青春就像一粒干瘪的种子一样,瑟缩在书本里濒临死亡。

患有抑郁症的治子正在寻找着世间的依托,想要找到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留下来。在图书室里乱晃的时候发现了龙香里。


我的脑海里有这样的一个故事的框架,大概是这样,龙香里以一种做实验(体验人性)的心态答应了治子交朋友的请求,于是两个人开始了拉拉们的交往,在这样的过程中,龙香里发现感情不是用简简单单的化学方程式就能说清的,这违反了她的世界观。想要知道感情的本质,于是对于治子的付出越来越多。但是治子处于一种欲说还休的状态,渴望爱却无法承受其重量,龙香里的炙热使她不堪重负。她开始拒绝龙香里,这段感情从此开始走下坡路,最终破裂。治子在向龙香里提出了分手的请求后离去,但是龙香里却陷了进去。她恢复了之前冷漠的状态,变得坚硬,只有在提及治子时会稍微变得柔软。她继续埋进了物理的研究,偶尔会给治子写几首曲子,在旅行的时候用吉他弹出来,也没有再喜欢过其他人。龙香里的一生都献给了治子。


所述很难与心中所想符合,但是我很想写,或者,更确切一点,是想看见——

龙香里初见治子时,图书馆里正放着《Epilogue》,阳光透过树梢,光影交错,落在治子的脸上;

治子很少化妆,只涂很妖艳的口红,看上去疯狂而脆弱,龙香里一直在下雨天想到这一抹血色;

治子在日暮的沙滩上弹着吉他唱《Mardy Bum》,龙香里站在远远的海水边,被夕阳蒙上一层暖昧的昏黄;

龙香里给治子写信,信里夹着薰衣草,上面很用力地写着“我想知道,爱是什么,是方程式还是定律,我不明白……”;

治子在耀眼的晨光的拉小提琴,《爱之悲》,身影湮没在一片光芒万丈中;

龙香里在荒凉的沙漠中穿行,背着旅行时一直带着的吉他,风沙吹过,龙香里别过头,发丝起舞,盖住迷茫的黑曜石般的眼睛。

以龙香里的视角来记录。

龙香里的性格参考了少前的AR15,坚毅而迷茫。但是有戾气。

然后写一个合集,《The theory of everything》,每一个片段以一个物理定律为题,概括内容。

就只是记一下两个大学生而已,ooc是肯定了,也借此表达对大学的向往。当然最重要的记录下龙香里,和治子。

没有性别分化,我也不是很擅长色彩丰富的环境描写。联想很差,所以比喻用不好,仅仅写下两个人的感情。

一个画渣文渣的空想。


桃花源……希望有这个地方……

晚了两天的七夕贺图。

我好像把兄妹设定画反了,银也画得不像。
忽略掉左上的魔性宰和中也,拜托。

妖面蛛太太的落语paro,崩坏属于我。
三味线真的好难画。
我又不想画眼睛了。

沉迷于纪念碑谷,无法自拔,于是就有了这样的鱼。
P2宰的姿势有点怪是因为坐得靠后,当然人体透视勾线都炸了。
太宰→艾达
中也 芥川→乌鸦

可以,这很邪教。

这个我已经发了两次了,每次都打错tagQAQ

以下仅为脑洞

芥川=黑化赤松子  赤松子=蓝色芥川

太宰:双马尾芥川!

芥川:有生之年终于拍到彩色照了。

朝雾老师:传说中的水色波点罗生门出现了,不过好像没有波点。

 

祝融:松子——

芥川:[一脸懵逼jpg.]啊啊啊啊有hentai啊!罗生门!

祝融 卒

 

太宰:你变强了啊,芥川。

赤松子:MDZZ

 

 

本来全部画好了的,但是辣鸡电脑把图吞了QAQ

于是就只好发这张没吞的了。

一开始是打算画给江崎太太的那篇如何给芥川洗澡的,希望太太不要嫌弃。

之后可能会补上来。

还有我已经放弃上色了(不要在意崩啊)